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版 > 人文邵陽 > 抗戰紀念 >

首部全面記錄日寇侵華罪狀的鐵證

來源:邵陽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撰稿:李鵬程時間:2019-04-24點擊:

 首部全面記錄日寇侵華罪狀的鐵證
——《淪陷區慘狀記》編纂出版始末

  一部塵封了七十多年的《淪陷區慘狀記》,終于在2016年6月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了。本書分十卷、計88.6萬字,字字飽含對日本軍國主義的血淚控訴,頁頁浸透了中華民族的不忍屈辱,這是首部全面記錄日本侵華罪行的鐵證,為激發中華民族不忘歷史、進行民族復興提供的珍貴資料。他的編者就是現代頗具影響的文學家、教育家、翻譯家、文字學家孫俍工。
 
  孫俍工1894年1月出生于湖南邵陽縣(今隆回縣司門前鎮),早年全過程參加了北京五四愛國學生運動,后與同學創辦了《平民教育》《工學雜志》,對國家的前途命運進行過思索和探索。1920年自北京高等師范學校畢業后,先后供職過五所中學、八所大學、三所軍校,結識了毛澤東、陳望道、沈雁冰、邵力子、沈玄廬、戴季陶等共產黨的早期活動者,在心靈里播下了愛國的種子。特別是九一八事變以后,這種愛國的熱情愈加強烈。1936年1月,孫俍工應邀攜眷入川,任中央軍校成都分校政治主任教官兼華西大學文學教授。1937年7月,盧溝橋事變爆發后,日本軍國主義者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中國大片國土相繼淪陷。日軍在占領區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當時的一些報刊對日軍這些暴行進行過報道,孫俍工震怒于日軍在淪陷區所犯的罪行,敏銳地意識到這“一切亙古未之前聞的、非人道的、殘酷兇狠的罪惡”可能會成為戰爭罪證。他廣閱報刊,將記者與親歷者從淪陷區發回的侵華日軍暴行報道摘錄輯集,按月詳細記錄中國軍民所受日軍殘害的事實,個別月份甚至逐日記載,而不加個人臆測。憑借一己之力廣泛收集侵華日軍在淪陷區所犯罪行的各類報道,毅然編纂不為常人所意識的將成為罪惡鐵證的《抗戰史料叢書》,計劃一百冊,分《盧溝抗戰記》《上海抗戰記》《沙場喋血記》《敵機肆虐記》《國際同情記》等,《淪陷區慘狀記》就是其中的一冊。
  對于《淪陷區慘狀記》,孫俍工最初準備按上、中、下三冊的體例完成編輯,但在收集資料的過程中,發現日軍在淪陷區內所犯罪行無法在三冊所能盡述,故而最終成書十冊。該書全面而詳盡地記錄了侵華日軍所犯下的各種暴行,范圍包括北京、天津、上海、南京、山西、山東、河南、河北、江蘇、浙江、安徽、江西、廣東、湖北、湖南、福建、香港、澳門等地,時間為1937年7月至1939年12月;計有日寇殘害方式二十種:任意毆打街頭民眾;奴役、虐待淪陷區人民,并搶劫民財;強奸婦女;活埋愛國青年與學生;借防疫之名毒害民眾;強迫婦女裸體游行;抽取中國健康嬰孩之血為日本傷兵治療;設立難民收容所,修筑軍事工事,繼而滅口;開設慰安所,強迫中國婦女供日軍蹂躪;強征壯丁,充當炮灰;誘騙兒童,刺探軍情;向知識青年體內注毒,進行人體試驗等等。還在書中記述了日軍十余種酷刑,如把“犯人”放在燒紅的鐵上,稱之為“坐火車”;把人放在開水中煮,名為“坐汽車”;對于作戰中被俘的我軍士兵及民眾,他們在審訊后用機關槍掃射,名之曰“照相”等等。慘無人道,歷目斑斑。書中除記錄了日軍暴行外,還記錄了淪陷區中國軍民的反抗,每冊均有涉及,如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安徽、山東、上海、湖北等地游擊隊“對抗日兵完全利用游擊戰術,三五成群,攻敵不備,收效甚宏。日軍死傷無算,軍用品損失尤多,且以地理不熟,人心背叛,不敢前往剿除”,“調動時,每于途中被游擊隊襲擊,時有損失,故敵人除各地據守城關外,決不敢在鄉間行動”,展現了中國人民堅強不屈的戰斗精神和艱苦卓絕的戰斗場景,發出牢記民族血債的呼號,意在鼓勵淪陷區外人民樹立爭取抗戰最后勝利的信心。
  孫俍工在編纂時焚膏繼晷,廢寢忘食。在成都金剛坡的斗室里,每每看到這些日寇罪狀,常常義憤填膺,摒住怒火筆不停揮,寒來暑往不改初心。當人手不夠時,一面發動妻子梅痕幫忙,一面自費雇人抄寫。終歸資料浩瀚,且自身經濟條件有限,好友祈志厚、邵力子有感于孫俍工的愛國熱情,看到了孫俍工八口之家的經濟窘境,便介紹給監察院院長于右任,1940年4月,孫俍工任監察院參事處參事,舉家遷居重慶,繼續進行頑強編纂。至1945年抗戰勝利時,已編纂完成了五十余冊,全部手稿堆積如山,后移交給了國民政府國防部,獲得國防部編輯津貼5000元,教育部津貼4000元,學生賀衷寒個人資助200元。馮玉祥看到如此鴻篇巨制,特別題寫了“為民族爭人格的史略”。1948年,國防部戰史編纂委員會對包括本書在內的《抗戰史料叢刊》給予高度評價:“其蒐集之資料均已收到參考之效,將來另成機構,復修中日戰史時,仍有參考之價值。如補編史政叢書,亦為有用之資料。”
 
  抗戰勝利后,文化服務社曾準備出版《淪陷區慘狀記》,因資金不足未成,致使它被湮沒于故紙堆中半個多世紀。2010年,馬振犢、林宇梅主編的《南京大屠殺史料集》就摘錄了《淪陷區慘狀記》中南京大屠殺的相關章節,引起了史學界的關注和重視。2015年迎來了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乘著“勿忘國恥,復興中華”的高昂呼聲,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對《淪陷區慘狀記》進行了重新整理編輯,翌年中國文史出版社正式出版。書中的內容與已出版公布的日軍暴行檔案相補充,形成了一條較為完整的戰爭罪證據鏈,使孫俍工飽含心血留存的歷史證言重現天日,呈現了孫俍工的一片愛國之情。有感于此,筆者曾有詩曰:日寇暴行難罄竹,鐵血俍工焚膏書,繼晷足成五十卷,江河不廢萬古流。

(編輯曾振華)
 
吉祥坊官网网址 米易县| 牙克石市| 惠水县| 江门市| 黑河市| 大丰市| 望都县| 织金县| 县级市| 罗江县| 黄龙县| 双城市| 朔州市| 新昌县| 监利县| 英超| 丰宁| 长沙市| 广州市| 佛山市| 长海县| 台前县| 汕头市| 米易县| 乌鲁木齐市| 金坛市| 德格县| 曲沃县| 高阳县| 漾濞| 汝阳县| 卢氏县| 内丘县| 青海省| 枞阳县| 广汉市| 湘潭县| 北票市| 大宁县| 柯坪县| 祁门县| 云浮市| 饶平县| 永宁县| 呼伦贝尔市| 白山市| 林周县| 永清县| 微博| 台安县| 乌海市| 蓬溪县| 顺平县| 盈江县| 西乌| 泊头市| 邛崃市| 万安县| 新河县| 富民县| 余江县| 资源县| 资源县| 平乐县| 全南县| 广德县| 南安市| 施甸县| 习水县| 清水河县| 乌兰县| 宜阳县| 达拉特旗| 闻喜县| 乌拉特后旗| 潮州市| 姚安县| 永川市| 石阡县| 泰来县| 芦山县| 和硕县| 文成县| 阿图什市| 绵竹市| 益阳市| 德令哈市| 宁城县| 惠来县| 镇巴县| 射洪县| 陇川县| 曲麻莱县| 历史| 五台县| 钟山县| 滦南县| 大姚县| 波密县| 青冈县| 通渭县| 迁西县| 霍林郭勒市| 古田县| 揭阳市| 淮滨县| 博湖县| 靖边县| 龙门县| 崇仁县| 庆安县| 罗城| 江孜县| 奎屯市| 沾益县| 宁国市| 合作市| 肥乡县| 乐清市| 怀来县| 宝坻区| 南乐县| 通海县| 灯塔市| 大名县| 贡觉县| 新乡县| 榕江县| 三都| 岳西县| 会昌县| 柘荣县| 泰兴市| 肇东市| 涿鹿县| 临沂市| 南雄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