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版 > 文物博覽 > 文物古跡 >

站在羅洪貞節牌坊前

來源:邵陽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撰稿:丁華時間:2017-09-20點擊:

  在人稱“隆回鳳凰”的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東北端的羅洪鎮下羅洪村牛牯亭坳上,有一座歷經日月滄桑、飽經風吹雨打建造精美的古牌坊,這就是著名的輿地世家羅洪鄒門歐陽氏節孝坊,俗稱“羅洪貞節牌坊”。羅洪牛牯亭坳上的這座鄒門歐陽氏節孝坊,現在是湖南省省級文物保護單位。緊靠牌坊有一清代驛亭,它就是牛牯亭,這是清代寶慶府城經永固鎮(今高平)過羅洪通半山翻槎溪(今屬新化)去往新化縣縣城的古驛道。羅洪貞節牌坊,與隆回的另一座古建筑荷田鄉長鄄馬家的貞節牌坊齊名,也是隆回鄒氏大家族、馬氏大家族兩大著名家族的標志性建筑,羅洪貞節牌坊和長鄄貞節牌坊至今在隆回縣乃至邵陽市的文物史志上均占有重要的一筆。筆者在羅洪的文友熱心導游下,有幸走游了一趟牛牯亭,欣賞到隆回的精美古跡羅洪鄒門歐陽氏節孝坊。

  羅洪鄒門歐陽氏節孝坊,處于隆回縣羅洪鎮的牛牯亭坳上,建于清咸豐五年(公元1858年),大理石構筑,系樓閣式石牌坊,石柱合抱有余。節孝貞節牌坊寬11.7米,面闊9米,高約7米——9米之間,四柱三門,重檐樓閣式、龍頭翹角、葫蘆寶頂,貞節牌坊其正面和背面有玉龍拱圣,喜雀踏梅等各種浮雕,上額書“贈修職郎縣學生鄒漢紀之妻歐陽氏坊”,雕刻精湛,造型雄偉壯觀。
  走近羅洪鄒門歐陽氏坊,牌坊其底座為四塊條形基石,四根立柱,主體內外兩側各有圓雕石獅。正樓有匾,正面背面分別鐫刻堅額“圣旨旌表”四字;橫額刻“贈修職郎縣學生鄒漢紀妻歐陽氏坊”楷書大字。青石雕刻四周為鏤空浮雕的龍云。豎額與橫額之間嵌有陰刻小楷“贈八品孺人旌表節孝”碑文,記述歐陽氏節孝事略及牌坊修建年月等。牌坊頂端為鯉魚高翹,檐口飾一斗三升斗拱,正頂上圓雕為葫蘆寶瓶,寶瓶上有一淑女雕像,雕刻精美。

  鄒門歐陽氏之夫鄒漢紀(1795—1825),是羅洪輿地世家鄒氏七子中鄒文蘇之長子,其輿地學造詣頗深,著作有《今古輿地學》、《蠻村志》,可惜鄒漢紀英年早逝。其妻歐陽氏(1800—1847),名舜華,寶慶府新化附貢生歐陽塤之女,一生為夫孤苦守節,孝敬父母,撫養子女成人。受到大清朝廷嘉獎,特立坊旌表。
  羅洪鄒門歐陽氏節孝牌坊現保存完整,建筑造型雄偉,石雕工藝精美絕倫,是邵陽市隆回縣境內藝術價值較高的古代建筑物之一。鄒門歐陽氏坊1982年公布為隆回縣級文物保護單位;2003年公布為邵陽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公布為湖南省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那么,在今天,當你聽到貞節牌坊這個詞,看到象征“貞節”的建筑物時,你會想到什么?會不會想起古時女子那段凄艷的歲月。沒有人知道在那貞節牌坊下面埋葬了多少女子的青春年華,埋藏著多少女子的血和淚。
  古代人能夠擁有一座貞節牌坊是件無止上榮耀的事情,這是現代人今天無法體會得到的。而那時能夠得到這個榮耀就是以女子守節為代價。一般說來,守節女子分為節婦、烈婦、烈女三種。
  節婦是指丈夫死后不改嫁,終身守寡,撫育子女成人,孝敬公婆。象清代筆者故鄉邵陽市隆回縣羅洪鄒漢紀的妻子歐陽氏,年紀輕輕死了老公(即丈夫),一生為夫孤苦守節,孝敬父母,撫養子女成人,孤身守寡了整整25年。另外,女子還沒過門就死了丈夫的也叫“貞女”。清光緒年間,浙江張樹勛的女兒年幼時就許配合了方湧,但并未過門。方湧后來被粵寇虜走,下落不明。該張氏女子十九歲的時侯,被迎娶到了方家,等待丈夫回來。但后來得知丈夫已經遇害,張家女兒便為丈夫守節,誓不再嫁。
  古代提倡婦女守節,不僅是指婦女在丈夫死后守貞不再嫁人,還包括如果有孩子,還要肩負起將孩子撫養成人的義務。延續香火是古代婚姻最重要的目的,丈夫雖然死了,但夫家的香火不能斷。所以,“立節完孤”的女子是最受稱頌的,特別是如果孩子將來有出息,當了官,他的母親就要被奉為誥命夫人。
  但有的時侯“立節”和“完孤”要同時做到是很難的。在封建社會,男人是一個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一個家沒有男人,那吃飯就成問題了。男人死了,女人又很少有機會出去賺錢養家糊口,孤兒寡母幾乎沒有什么經濟來源,生活大多難以維系。當“立節”和“完孤”發生矛盾的時侯,二者如何兼得?

  聽老人們講:在封建社會如果丈夫死了,妻子為了表示對丈夫的忠貞,要以死明志、自殺相隨,包括那些剛剛訂婚男方就死掉的,即使一面未見,女方也應該馬上抺脖自殺。這就是封建社會封建思想的一些價值觀,這樣的人被稱為是貞潔烈女,為了紀念她們,由家族出面,在村口大路上立上一個牌坊,并稱之為貞節牌坊。可以立貞節牌坊的人,是經常被鄉鄰津津樂道的,其家庭也會受到一定的尊敬,那一座牌坊也像一座豐碑,向后人述說著當年曾經有這樣的一位烈女。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死后可以有一個牌坊,就成為許多婦女夢寐以求的愿望,但這立牌坊的費用卻不是誰都可以承擔得起的。偌大的牌坊,全部由石料構筑做成,并精雕細刻以精美的圖案,除此之外還要有足夠的資金承辦立牌坊的儀式,所以很多牌坊基本上都是當地的地主、富農、大戶、鄉紳家立的。后來到了民國年間,那些在大城市打工的青樓女子,雖然身在青樓,但也向往美好的生活紅火的日子,更看重自己的身后名聲,所以很多青樓女子在死后用自己生前積蓄委托家人給自己立上個貞節牌坊,可見貞節牌坊在封建舊社會對婦女同胞的毒害之深。
  對于婦女的貞節,魯迅先生在《我之節烈觀》一文中說:“古代社會,女子多當作男人的物品,或殺或吃,都無不可;男人死后,和他喜歡的寶貝、日用的兵器一同殉葬,更無不可。后來,殯葬的風氣漸漸改了,守節便也漸漸發生。但大抵因為寡婦是鬼妻,亡魂跟著,所以無人敢要,并非要她不事二夫。這樣的風俗,現在的蠻人社會里還有。中國太古的情形,現在已無從詳考,但看周末雖有殯葬,并非專用女人,嫁否也任便,并無什么制裁。由漢至唐也并沒有鼓吹節烈,直到宋朝,那一班“業儒”才說起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的話,看見歷史上“重適”兩個字,便大驚小怪起來”。

  自古以來,直至現代,貞操總是對女子而言的,這是男子作為統治者對女子的要求,而女子作為被統治者來要求的。男子拈花惹草,至多被認為是“失德”,這不叫“失貞”,甚至還被認為是風流韻事。而女子一旦“失身”,不論是出自什么原因,那就不得了了,即使是被施暴,女子自己毫無過錯,也永遠是“不干凈的女人”,“跳進黃河洗不清”了。
  貞操是個比較籠統的名詞,其內涵大致可分為婚前、婚后兩種,而婚后方面又區分為夫在、夫死兩種情況。其含義即:一個女子,或是一輩子不和任何男子性交,或是一輩子只和丈夫一個人性交,這才叫保持了貞操。如果私通、再嫁、被施暴、被強奸等,都叫“失貞”。女子在婚前要“守童貞”,婚后夫在時要“守貞”,夫死要“守節”。
  中國大地上每一處貞節牌坊下,不是埋葬了一個活潑潑的生命,至少也埋葬了一個女子數十年的青春。然時至現今,對于“貞節牌坊”的批判已經由過去對傳統封建的否定變得理性化:
  從道德上說,貞節,是對愛情的最終升華,長相廝守,不與他人。但是,從古至今,戰爭,災難,人為不斷。守寡婦女無數,而立貞節牌坊者可數。物以稀為貴,貨幣天然是金銀。可見,正因為守節的婦女少,所以上層帝皇為其立牌坊!這并非君主無聊之作。這使我記起了曾經寫的一首《瞻仰羅洪鄒門歐陽氏節孝坊》的舊作:“與牛牯亭古驛亭僅僅數步之隔/在羅洪鎮下羅洪村的牛牯亭坳上/貞節牌坊,孤零零地矗立著/堅硬的石頭被雕刻成女人的豐碑/于是石頭也有了尊嚴/這是一條男人給女人指的路/這是一張男人頒給女人的獎狀/這是一座壓在女人心上的冰冷的雪山/圣旨,像一枚印章高懸于碑頂”。
  進而從法律的角度來看,法不責眾。自宋代開始,宋律已經有條件地允許婦女“休夫”,如:夫外出三年不歸者,妻可出……如同今天我們的婚姻法,分居兩年,宣告失蹤,死亡都可以到法院起訴離婚一般……對于已婚婦女,我們從古到今都不會沒有限制地保護。
  可見,我們的先祖對于婦女是否保守自己的貞節并沒有強加于其身,貞節牌坊只是從物質和形式的結合上將愛情的更高境界給予推崇,這是人類社會有別于獸類社會的表現之一。竊想,不論古今,人們對“風流寡婦”是褒是貶?現代的法律對婚外情是否定罪?舉輕以明重,喪夫風流者只能在道德上被譴責……如果這樣,對于喪夫者立牌坊是毒害,對于風流者是譴責……那么,是否喪夫者改嫁就是此類人的最完美結局……婚姻自由,是指人民有結婚的自由,也有不婚的自由,這才叫做“權利”。
  貞節牌坊當然只能授予放棄再婚之人,考醫師要求醫科出身,考律師要求本科以上學歷。限制是應該的,不然女子“貞節”就變得一文不值了。

  何為貞節牌坊呢?所謂牌坊實際是一種古代形狀似門的高大建筑,一般是由封建帝王為表彰臣子功績所建。貞節牌坊是特指為了表彰封建女性對自己的丈夫堅貞不渝,一生恪守貞節而建立的牌坊。牌坊這種東西已經完全成為了歷史。現在,偶爾你會在農村田間地頭,或者有著古老悠久歷史的鄉村中看到幾座,它們已經成為文物部門保護的對象。
  牌坊靜靜地立在羅洪鎮牛牯亭坳上,幾百年來,就這樣默默地頂天立地屹立著,遠遠看去它是那樣的高大挺拔、恢宏華麗、氣宇軒昂。可是當我今天真實地站在羅洪鄒門歐陽氏節孝牌坊前的時侯,分明看見一個飽經風霜滿頭銀絲的老嫗,正顫抖地拄著拐杖站立在牛牯亭坳上,用無聲的語言向過往行人講述著往日為家庭榮耀而終身承受的悲涼和寂寞,我感到十分的壓抑,心頭泛出一絲絲的涼意,腳步也變得有些沉重。可是我又多么想貼近她溝壑縱橫的臉龐,用我的手、我的心去觸摸她那疲憊蒼老的心靈啊!于是我走向那高高的牌坊,用我的手親近她,用我的眼去審視她,用我的心去解讀她。在經歷了那么多年的日曬雨淋之后,曾經光潔的大青石變得斑斑駁駁,摸上去冰涼而且粗糙。曾經顯赫的字跡也快消磨殆盡,看上去模糊不清。為了更詳細地弄清鄒門歐陽氏節孝牌坊的來歷,纏著羅洪友善的友人為我講解牌坊的簡歷及鄒門歐陽氏立節完孤的故事,于是我遠遠地落在眾人后面,邊走邊聽友人的詳解,透過羅洪鄒氏祖上的榮耀和皇帝的嘉獎解讀其背后所隱藏的女人和著血淚走過的滄桑歲月。
  鄒門歐陽氏節孝牌坊當年的風光已不復存在,而今她就這樣孤零零的豎立在荒野之中,多少有些凄涼。漫長的歲月風蝕了牌坊,也風化了牌坊彰示的精神。盡管它依然屹立著,卻僅僅剩下一個供人憑吊的外殼。

  嗚呼!站在羅洪鄒門歐陽氏節孝牌坊前,我不知道是該為舊時的鄒家女人歐陽氏拋灑一掬辛酸的淚,還是該為當今的女人拋灑一掬同情的淚!再回頭看一眼那高高屹立的貞節牌坊,耳邊仿佛傳來隱隱的哭泣聲,那是數以萬計堅守貞操的女人發自內心的聲音,她們為自己所承愛的苦難在悲泣,她們更為幾百上千年的操守在一夜之間被金錢所強暴而泣血!
  神圣的牌坊,貞節的牌坊,凝聚著舊時眾多女人的夢想與光榮的牌坊,其實早已經在人們的心中倒塌,我再也不忍回首。我們面對歷史文化遺存,其實就是在同古往今來的靈魂對話。每一位遁形的靈魂,都是值得敬畏的,每一處歷史文化遺存的上空無不盤旋著一個值得敬畏的靈魂。在時間的劫波洪流中,節孝坊遺存終歸會消解為寂寂塵土,而唯有歐陽氏的高貴靈魂亙古不滅。有高貴靈魂注視的土地,是一片神奇的土地。
  殷殷厚土,承載著百年風雨;潺潺清流,綿長著古老的故事。而今盛世,厚土還是那方厚土,清流還是那脈清流,承載的已不再是昨天的風雨,綿長的也已不再是昨天的故事。
  菊風送爽,柿酥蟹肥。天光向晚,新月淺釣。俯首撿拾鼓腹蕩香的八月,把秋攬進懷里,把滔滔幽思也攬進懷里,收獲了這一地清芬,千里月明。

羅洪鄒門歐陽氏貞節牌坊,《一個女人的節孝坊》
一道黃色的圣旨
給山村帶來了百年的榮耀
一座赭色的石坊
鎖住了一位少婦的芳心
某年一個吉利的日子
嗩吶聲聲
鑼鼓鏘鏘
花轎承載少女的夢幻
紅布遮掩新娘的羞澀
一群人簇擁著
繞著山路
從娘家的那個山村
嫁到了夫家的這個山村
貼了喜字的祠堂上
一聲拜天地的吆喝
一陣鞭炮聲震響
村姑瞬間嬗變農婦
婚姻的戲劇
還剛拉開序幕
男主角便不幸跌死在舞臺
接下的戲
少婦一個人獨唱
侍侯年邁的雙親
養育未有見過父親的娃
艱辛的勞作并不痛苦
窗前的月輝使她孤寂
夜晚野貓聲令她揪心
讀過古書的家公
心里多了幾個彎道
懼怕空房的木栓
栓不住兒媳騷動的青春
老狐貍的美言
糅合威嚴的家規
成了一篇絞索人性的頌詞
好功的縣令呈報于朝廷
向淫亂的君主索要了
一道邪惡的咒符
咒符飄落山村
瞬間變成少婦婆家
一把石鎖
鎖住了一位初沾露水的芳心
變成了偏僻的山村
一張鐵籬
關住了初春欲出高墻的紅杏
夕陽里
蔓藤纏繞的石坊
總有一個女人的靈魂
面對曠野哭訴著她的故事
百年后
節孝坊成了村里中
一道凄美的風景
也成了一張
石雕的封建罪惡的
證明
 
  作者簡介:丁華,男。 湖南省邵陽市隆回人,邵陽市詩詞協會會員,邵陽市楹聯學會會員,隆回縣作家協會會員,隆回縣民協會員,廣東省青年工人作家協會會員。現客居廣州,嶺南謀生。
(文字來源投稿,圖片來源網絡,網站編輯老曾)
 
 
吉祥坊官网网址 东安县| 贵南县| 白玉县| 富顺县| 巴彦淖尔市| 微山县| 独山县| 城步| 乡宁县| 邛崃市| 裕民县| 贵德县| 东莞市| 十堰市| 库伦旗| 柳林县| 拉孜县| 义马市| 茌平县| 惠水县| 南郑县| 宁国市| 台安县| 吐鲁番市| 东乡族自治县| 仙游县| 肃宁县| 黄骅市| 益阳市| 七台河市| 五华县| 津市市| 湘乡市| 西和县| 正定县| 凤阳县| 定安县| 明溪县| 浦东新区| 乐平市| 靖边县| 鲜城| 黄龙县| 蒙城县| 凤凰县| 天峨县| 阿拉善右旗| 尼勒克县| 巴楚县| 芦溪县| 博野县| 平陆县| 铁岭县| 黄大仙区| 基隆市| 乐至县| 改则县| 靖远县| 仁怀市| 通许县| 嘉兴市| 鄂温| 民丰县| 芜湖市| 纳雍县| 景谷| 尚志市| 响水县| 闵行区| 巧家县| 枞阳县| 鹤庆县| 屏东县| 龙江县| 如皋市| 渝北区| 昭平县| 西昌市| 绥江县| 涞水县| 仙桃市| 彭州市| 湖南省| 翼城县| 乐至县| 读书| 巴里| 磐安县| 故城县| 玉树县| 南木林县| 墨脱县| 航空| 读书| 大庆市| 江陵县| 新源县| 巴彦淖尔市| 阳信县| 康乐县| 静宁县| 吴川市| 宣城市| 凤阳县| 游戏| 绵竹市| 棋牌| 福鼎市| 南江县| 扬州市| 陵水| 嵊州市| 柳江县| 重庆市| 金湖县| 财经| 左云县| 汶川县| 墨脱县| 阳春市| 平顺县| 河源市| 顺义区| 安乡县| 荔波县| 加查县| 克东县| 星子县| 珲春市| 铁岭县| 肥东县| 松潘县| 汝南县| 萨迦县| 丹棱县| 长宁区| 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