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版 > 文物博覽 > 文物古跡 >

探秘隆回九龍山白竹坪山洞疑似文物

來源:九龍回首公眾號撰稿:彭如時間:2017-12-09點擊:

探秘隆回九龍山白竹坪山洞疑似文物
石壁小楷毛筆字記錄太平天國攻打寶慶往事
 
  一、帶著疑問,我們決定前往白竹坪山洞一探究竟。
  2017年金秋時節,一個先天下過雨的早晨, 巖口鎮志辦老黃接到九龍山白竹坪黃家院子他老表黃友勇報料: 他們發現黃法通公洞內驚現太平天國時期字跡文物,石壁小楷毛筆字記錄太平天國攻打寶慶往事,于是一個電話約上我和蔣老師,騎著摩托車踏進了這片出進只有一條公路的村莊。
 
  我們三人趕到白竹坪目的地時,向導黃友勇已早早地在屋前院子的河邊等候我們的到來,他手里拿著一個能盛兩公斤水的塑料瓶和一塊毛巾,我們能悟出,細心的向導是為我們能清晰地拍好抄好石璧上的字跡作前期工作。

  我們四人沿著村莊一條向西的田垅簡易機耕道直奔山洞而去,大約十分鐘行程,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匹活靈活現的石壁白馬,不能不讓我們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黃向導手指著對面說:法通公洞就在這匹馬的頭上部,如果我不親自帶上你們走一趟,你們恐怕一時半晌找不到洞門口。
 
  沿著陡峭的巖壁,在黃向導的帶領下,小心翼翼、手腳并用爬上了位于峭壁腰部的黃法通洞。在開闊的溶洞洞口,白竹坪村盡收眼底。向田垅望去,白竹坪村是一個深藏于九龍山腹地的小村落,四周被高山深嶺環繞。白竹坪垅崗四季美麗如畫,春季禾苗碧翠、綠波蕩漾,夏秋稻谷成熟、黃金海浪。
 
  我們站在石仞千尺的垅崗西北方向的山洞口,聽黃向導講那過去的事情。

  九龍山南側膝頭嶺古驛道,古為連接邵陽、新化之交通要沖,現保存完整路段約4公里,始于巖口,止于梅塘,跨越九龍山脈,道寬1.5米,平緩段用不規則塊石砌筑,陡峭段用規整的條石臺階而鋪。膝頭嶺古驛道俗有“上八里下七里之稱”,其途有一萬一千一百一十六級臺階。古驛道正式開辟為通往云貴川的驛道,則是在清朝咸豐年間。
  而黃法通洞,恰好坐落在古驛道的邊上。作古驛道上的重要一站,1945年4月14日夜,日軍一三三聯隊從中路進犯隆回,聯隊長加川大佐率一三三聯隊10000余人從風吹亭一帶出發,繞避中國軍主力,沿空隙西鉆。在三溪附近,遭到中國軍隊痛擊,受阻后,日軍自三溪沿灘頭經巖口九龍山向寨市進犯。
  據黃向導介紹,“走日本”的時候,村里和附近的數百村民就躲在這個山洞里。洞口前有約一丈許的空坪,聽黃向導說:那年這里壘滿了近百方塊石,以防強人入侵。
  黃友勇還介紹,黃法通洞還是村民祭祀求雨的好地方。只要天一干旱,村民跑到這里求雨,不出幾個時辰就會有降雨,百試顯靈。
 
  大家是沖著洞內有記錄太平軍時期的文物古跡而來,是真是假?帶著疑問,決定前往山洞內一探究竟。
  我們都拿著個手電筒,跟隨黃向導入洞,發現洞內有數條通道,溶洞千奇百怪,造型十分奇特有趣。據黃向導介紹,洞內有多個狹窄處,越過后就可以看到洞內的石床、石椅等貌似生活物品的天然石鐘乳杰作。
 
  深入洞中約400余米,在一處巖壁上,赫然出現了向導口中所說的《有稱太平天》的巖壁文字。筆者看到石壁上的字若隱若現,小楷毛筆字沁入巖壁,有溶巖侵蝕痕跡,我們四人分工負責,黃向導負責清除字面上的污染,老蔣和老黃負責辨抄壁文和照明,筆者負責拍照和燈光。經我們初步測量,該巖壁文字為毛筆字書寫,小楷字跡秀美頎長,整幅文字最寬處約為80厘米,最窄處約為50厘米,長度約為1.5米。整幅文字大約有650余字,記錄的內容大致為清咸豐九年,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攻打寶慶府導致百姓流離失所、逃亡隆回北面以及清廷派官兵圍剿太平軍成功的往事。
 
  據《有稱大平天》記載,咸豐九年,太平天國攻打寶慶府,太平天國駐地的士兵到處燒殺搶掠,導致沿線百姓流離失所、死傷數百人。“每日分兵各處虜掠”“不可勝數”“近城者逃往異地外府”“眾多預避遠方”“我境過往者每日不下數千人”。
  文中還記載了清官兵圍剿太平軍勝利的史實。文中記錄到,“田提督、趙提督、周鎮臺及本府紳耆練勇大小官三十余員之營兵共有十余萬,至三更十分一起攻打,火箭燒營,十六日,長毛敗走永州府而去。寶慶府方得安寧。”
 
  二、時間點吻合,是否真實有待專家考證
  有俗語言: 紙糊的長沙,鐵打的寶慶。據史料記載,寶慶府此地三面環水一面靠山,地勢險要。寶慶府民風剽悍,為湖南極難治理之地,素有“湘省已治寶未治,湘省未亂寶先亂”“鎮得住寶慶的官必鎮得住全湘”之說。

  咸豐九年,即公元1859年,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率兵圍攻寶慶府,“所過人馬連行六日夜,湖南震恐”。石達開號稱二十萬大軍,三面包圍寶慶府,嚴密部署,展開攻勢,“廣十余里,直望無際,皆紅頭人”。
  從《有稱太平天》記載來看,時間點與史實基本吻合。筆者發現,文章的落筆是泰階。據該村《黃家族譜》記載,泰階是黃家從外地請來的私塾先生,族譜上記錄的時間正是咸豐九年。由此來看,記錄的人和史實有一定的可信度。
  至于毛筆字為何清晰可見,白竹坪村上了年紀的人都說:可能是用一種特殊的油墨寫上去的,加上那時在溶洞內避難居住的人多,又生火作飯烤火,洞內石壁都烤的干燥,筆墨寫在石壁上,吸收性特好,油墨早就吸沁入巖石。
 
  附:九龍山中白竹坪法通公山洞石壁原文
 
有稱太平天
 
  咸豐九年,有太平天國翼王者,又名曰長毛,統兵二十余萬,于三月到新寧縣,四月廿間到寶慶府。
  翼王大營扎在南路九拱橋,連營三十余里,東南兩門預先圍困,又分一隊乃姓賴名割皮者,帶兵數萬,氣呑山河,殺擄而來,圍住西北兩營,此方自北塔到神灘渡,楓林鋪皆是長毛之營,每日分兵各處擄掠,不論男女,糧種,牛豬,或殺傷,或擄去,不可勝數,雖地名三溪,得息亭,灘頭劉家排,眾多受害,以及巨口鋪,牛山鋪粟坪一帶地方,被殺死者百人,所以近城百里之內者,盡行出外逃難。
  挽留且不惟,近城者逃往異地外府,即即隆回即一二三四五六都,眾多預避遠方,至從我境過往者每日不下數千人,賭之莫不寒心酸鼻。                     
  獨我白竹坪蘭皋彥庭二家,搬去遠方之外,其余各家糧食物件,火槍兇器、紫水等項,俱先運至此巖,若兵逼近,即各率家眷來此躲避。
  幸喜長毛尚未滋執到此,所以各家家眷,未及上巖。后蒙李提督統兵數千,于七月初到府,打退東西北三門反賊,至十五日又協同先來之按察劉長佑、田提督、趙提督、周鎮臺及本府紳耆練勇大小官三十余員之營兵共有十余萬,至三更時分,一齊攻打,火箭燒營,十六日,長毛敗走永州府而去,寶慶方得安靜。
  此后巖內各家糧食等項陸續搬回。唯吾之物件,至八月二十一日,方才著人運歸。其年,舍設教于黃舉三親家兄弟之凌雲樓,是日,因七十三歲之父尊,欲上巖一覽,不得以乃帶云徒數人,同跟隨到此,特略記數語于石壁,使后之見者,也知我輩避難逃兵之故矣。
  泰階 批
 
作者彭如

  中國民主同盟盟員,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湖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第六、七次代表大會代表,邵陽市民間文藝家協會理事,隆回縣第八、九屆政協委員。著作有《祖孫三代作品集》《走進巖口有洞天》《山溝里的風》。  

(文圖來源作家彭如個人公眾號九龍回首,編輯曾振華)
 
 
吉祥坊官网网址 马关县| 阿巴嘎旗| 宁城县| 枝江市| 武鸣县| 屯门区| 卫辉市| 乃东县| 临颍县| 贡山| 周宁县| 朝阳市| 乡城县| 余庆县| 叶城县| 营山县| 碌曲县| 古浪县| 开远市| 武清区| 马边| 商南县| 裕民县| 克拉玛依市| 商南县| 融水| 海安县| 泽普县| 古田县| 宜州市| 晋江市| 诸暨市| 天门市| 越西县| 阿勒泰市| 堆龙德庆县| 永昌县| 潜江市| 汤阴县| 平凉市| 中方县| 长葛市| 乐山市| 紫阳县| 余干县| 宜春市| 景洪市| 九寨沟县| 紫云| 城步| 石楼县| 馆陶县| 英超| 镶黄旗| 辽中县| 花垣县| 南岸区| 吉安市| 车致| 邵东县| 金山区| 古浪县| 松桃| 新疆| 贺州市| 武义县| 凤山县| 岳池县| 浦县| 察隅县| 新野县| 垣曲县| 屯留县| 交口县| 兴宁市| 上林县| 黑河市| 即墨市| 滨州市| 吕梁市| 梁河县| 永靖县| 乃东县| 河曲县| 新河县| 中方县| 开封县| 南涧| 进贤县| 阿拉尔市| 延庆县| 手游| 北宁市| 小金县| 安多县| 长治市| 汕尾市| 汨罗市| 苏州市| 奉化市| 大冶市| 齐齐哈尔市| 塘沽区| 郎溪县| 昔阳县| 新密市| 纳雍县| 五华县| 阳山县| 石台县| 天长市| 怀仁县| 连云港市| 文成县| 甘孜县| 晋州市| 永济市| 健康| 大悟县| 遂平县| 长寿区| 翁源县| 兖州市| 荥阳市| 南召县| 始兴县| 宁乡县| 鄂尔多斯市| 鄂托克前旗| 盖州市| 永善县| 玛多县| 资兴市| 双辽市| 正阳县| 五河县| 田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