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中文版 > 宗教文化 > 梅山文化 >

黃鈳:用故事編織多彩梅山

來源:邵陽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撰稿:丁華時間:2018-04-22點擊:

 
用故事編織多彩梅山
——讀邵陽市隆回巖口籍老作家黃鈳的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

  在草長鶯飛,燕舞呢喃,鳥語花香,萬物勃發的季節里,我在起點中文網拜讀了湖南邵陽籍老作家、知名小說家、巖口山野民間故事家黃鈳先生的三十多萬字的長篇東方玄幻小說《梅山精英傳》,這部長篇小說講述的是湘中梅山文化中梅山教啟教祖師、梅山神張五郎,神奇美麗的傳說。筆者讀后,感慨多多,驚喜多多。黃鈳,一個年逾古稀寶刀未老的拓荒牛,一個文思泉涌妙筆生花的故事老手,一個筆耕不輟奮進前行的寶慶老驥,一個隆回山野會講故事的老爺爺,他信步在文學百花園中,時不時給人帶來驚喜!
 
  黃鈳先生,1948年生于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巖口鎮碑記村。初中畢業時,成績十分優異,但是無緣進入湖南一師深造學習。十年飄泊湘西,一掬辛酸淚。后逢盛世,三十年站立講臺,面朝九龍山,春暖花開,桃李滿天下。有關注他的文學評論文人說他創作的文學作品多以各種不尋常的冒險事件為描寫的中心線索,作品中的主人公往往有不平凡的經歷、遭遇和挫折,情節緊張、沖突尖銳、場面驚險、內容離奇、故事扣人心弦,回味無窮且內涵人生哲理。黃鈳先生尤其擅長創作人與環境、人與自然發生沖突的冒險故事,體現了一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敢于擔當的業余文學碼字者的滿腔愛國愛民族愛鄉的赤子之情,以及他那拓荒伏櫪、老樹新花奮發進取、筆耕不輟的梅花香自苦寒來的奮斗寫作激情。這就是筆者印象中那創新活力的黃鈳先生。
  黃鈳先生1996年發表在上海《故事會》期刊上的《青龍洞探險記》獲當年短篇故事二等獎后,墻內開花墻外香,接連在《江山文學網》先后推出《一路山歌上南山》、《夫妻夢》、《虎背女郎》、《捕捉千足蛇》、《金馬駒》、《金心銅鏡》、《九龍福地夜明珠》、《智斗殺人蜂》、《撲朔迷離的夢中情人》、《黃建杰·七星靈獒》、《蠱女情》等小說散文力作,在《起點中文網》上推出三十萬字長篇力作《梅山精英傳》以及在《邵陽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網》發表了上百萬字的散文學作品,并于新時代的2015——2017年出版發行短篇小說集《青龍洞探險記》及海內外影響較大、深受讀者關注的長篇力作《蠱女情》。更讓人驚喜的是,黃鈳先生寶刀未老他于2018年氣清景明、萬物勃發的季節在《起點中文網》推出三十多萬字的又一部有關梅山文化的長篇佳作《梅山精英傳》。因而黃鈳先生被人譽為“最會講探險故事的老爺爺”、“最會寫故事的老爺爺”、“寫虎作家”等。現已年逾古稀的黃鈳先生,他認為,正逢盛世,時值改革開放和諧春風,正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時期,退休不退志,熱血沸騰,文思潮涌,隨又欣然命筆,碼字爬格以自娛。黃鈳先生時常說:“深厚的生活積累,是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文字來源”。黃鈳先生于2015年12月29日在《江山文學網》發表的散文力作《九龍福地夜明珠》一文,在我腦海中烙下了深深的家鄉巖口印記。《九龍福地夜明珠》一文介紹了家鄉隆回九龍山優美奇異的景色,反映了巖口鎮在改革開放中翻天覆地的變化。人到了一定年齡,回憶便是一種幸福,家鄉的山水,家鄉的變化,家鄉的味道,都會像重新輪回一樣,在心中回訪。這是作者黃鈳的情懷,也為我們展現一個美麗的梅山小鎮巖口,美麗的九龍山的風景。正如《江山文學網》夏日清荷老師所說的文評:“這是一篇很好的贊美家鄉的文字。家鄉的山水、家鄉的人民、家鄉天翻地覆的變化……都離不開家鄉好領導的銳意改革和積極進取,都離不開這些好公仆的無私奉獻,你們能有這樣的好“父母官”真是好福氣呀。美麗的巖口,美麗的九龍山自然風光,有機會定然去親歷一番!”是的,《九龍福地夜明珠》一文,作者用了夜明珠失盜的美麗傳說,引出家鄉湘中梅山小鎮——巖口鎮改革開放四十年來,鎮政府各屆領導克服重重困難、銳意改革、積極進取、開拓創新,帶領家鄉人民奮發前行走出一條和諧幸福之路,使得這個從前幾百人的梅山小村莊變成了如今幾萬人的大城鎮,頌揚了鎮領導干部急百姓所急,想百姓所想,一心為公、勤政愛民的公仆精神,并予以了充分肯定。同時,作者黃鈳還用了大量的筆墨來描述了家鄉美,描寫了山清水秀、景色宜人、步移景異、堪比張家界的九龍山自然風光,使人如臨其境,流連忘返,尤其是文中對巖口溶洞的描寫更是令人向往。《九龍福地夜明珠》文章敘述得當,層次分明,描寫生動、有趣。筆者個人希望,黃鈳先生可否愿意在《邵陽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網》推出《九龍福地夜明珠》這篇散文佳作,以饗在省內外各地的更多寶慶游子閱讀。可以這么說,《九龍福地夜明珠》一文稱得上是新時代新氣象新作為、新使命新方向新目標、家鄉改革開放40年難得的精品散文佳作。
 
  邵陽市隆回縣巖口鎮屬于湖南梅山地域,黃鈳先生就是用故事編織多彩梅山的土生土長的知名巖口籍作家。三十多萬字的《梅山精英傳》是黃鈳先生歷經兩年時間精心艱辛創作的一部長篇東方玄幻小說,書中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充分體現了作者黃鈳用心寫作的態度,并且梅山精英神奇美麗的傳說故事在黃鈳先生筆下有料、有味、有趣。太上老君、吉吉、張五郎、魯班、天帝玉皇大帝、天母王母娘娘、天仙公主姍姍、忠烈女將花梅香、楚王及梅山扶漢陽等人物被黃鈳先生描敘的栩栩如生,可歌可泣。《梅山精英傳》書中主人公張五郎,是一個農家娃,冬瓜為父南瓜為娘,他從小勤學苦練,少年古洲拜法,練成梅山大法,而且和混元大德皇帝太上老君的女兒吉吉成為夫妻,夫妻創立梅山教,組建梅山國,幫扶弟子扶漢陽成為一代開明梅王。書中敘述梅山教啟教祖師張五郎兩口子為斬殺魔怪,耗費了平生精力。
  張五郎,中華道教名人,傳奇的湘中梅山教祖師。中國古代神話主要有兩在體系,一是昆侖神話體系,二是蓬萊神話體系。道教始祖太上老君居住古洲昆侖山,少年張五郎拜法古洲尊其為師,并娶其女兒吉吉為妻,后雖自創梅山教,成一代傳奇梅山教啟教祖師,實梅山教出自中國道教一脈,故梅山祖師張五郎的傳說屬于道教昆侖神話體系。湘中人對昆侖神話的貢獻是出了個梅山神張五郎及湖湘梅山文化。張五郎在湖湘安化、新化、隆回、婁底、冷水江、漣源等上、下梅山地區很多地方都有廟宇供奉,關于他的故事《張五郎古洲拜法》在湘中廣大梅山地域廣為流傳,人們認為他是善良、智慧、大愛和富于人情味的梅山土著神仙。
  梅山張五郎是中國惟一倒立的神祗,是梅山教神系中承載的文化元素最為復雜的一位神祗。他的造像在梅山地域里,有石雕、木雕、竹雕、藤雕、泥塑、紙繪、符諱畫等多種,其造型特征為雙腳朝天、左手捉雞、右手持刀的倒立巫師,黃鈳先生在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一書中作了詳細的描敘。但梅山神張五郎其名號、咒語和出身來歷,中國南方各省區、各民族以及各法派的不同壇口,均各有各的不同版本。略為簡單一點的,是張五郎他的神職,大致可歸納為“啟教祖師”、“猖兵之主”和“魂魄之主”三類。梅山獵神翻天倒立張五郎,武功非凡。他為了學到打野獸的高超本領,多次拜太上老君學仙法,不成。太上老君之女“急急如律令”見張五郎英俊瀟灑,暗戀張五郎,并把其父太上老君的本領授給張五郎。爾后攜張五郎私奔并結為夫妻。婚后夫妻雙雙回家,張五郎自高自大,目空一切,不把老婆放在眼里,有時還虐待她,“急急如律令”一氣之下,趁張五郎高興之際,要他倒行,使定法……從此,張五郎只能用手走路了。后張五郎毫不保留地把法術傳授給獵戶,始創梅山教。梅山分上、中、下三大峒,上峒梅山扶天錫、中峒梅山李天華和下峒梅山趙天祥不但練就驚世武功與捕獸的超凡本領,還跟張五郎學了一些降魔伏妖的法術。后來,上、中、下三大峒峒主他們利用張五郎傳授的玄秘的符咒,召徒苦練耙、刀、劍、棍、槍、凳等武術,尤善刀法、箭法、配制弩,籍以制服獸和敵。這上、中、下三峒峒主,生被尊為狩獵大王,死被奉為梅山師祖。
  相傳練梅山教到了爐火純青的,只須用手指一指,鳥兒就從天空掉下來,獸匍匐就擒。若外進山打獵或不準傷害的獸,也只要身懷梅山教法術的他用手一指,石子、箭矢就被堵住,重者鳥銃獵槍槍管炸裂、弓弦繃斷而傷及自身等等,這些身懷高超法術本領的人被稱為“梅山水師”。此后,獵戶都用木雕或石刻一座小型梅山神菩薩(即張五郎翻天倒立神像),置于下壇,稱為壇主。獵戶進山打獵前請求梅山神保佑:一不被獸咬,二不被毒蛇噬,三不墜懸巖險溝,四不遭腳刺。進山前,必用三塊石或瓦片,架在獸踩不到之處,以示梅山神在此。
  梅山,古處楚界,但梅山蠻人斷邵州道(今邵陽,寶古佬系邵陽人俗稱,也叫邵陽蠻子),不與朝廷通。直至宋神宗熙寧五年(1072)與中央言和,始置縣,上梅山名新化,意為王化之新地;下梅山名安化,意為人安德化。《宋史·梅山峒》載:“梅山峒蠻舊不與中國通,其地東接潭,南接邵,其西則辰,其北則鼎、澧,而梅山居其中”。也就是說梅山地域即包括今之安化、新化兩縣、冷水江市及漣源市、新邵部分地區、邵陽市區、隆回縣大部分地區、邵東部分地區、雙峰縣、懷化小部分地區。《漢書》言“楚信巫鬼,重祭祀”。著名學者顧炎武也說:“湘楚之俗尚鬼,自古皆然”。然湘中梅山這些地方信鬼之風猶盛。研究其巫儺文化內容,多符咒,好打醮,教徒可結婚生子,平日不戒口不忌口,不住道觀,平日不著道袍等特點,跟道教正統全真教無關,應是屬于張道陵張天師正一派道教范疇,但又結合湖湘本土梅山翻壇老祖張五郎法術的一些內容,故合稱其為梅山道教。梅山道教是楚巫文化中的璀燦明珠。在湘中梅山,一般打獵的人在早上出門之前要在梅山祖師面前叩卦(打卦),問問梅山祖師或梅山猖兵,梅山弟子出門該往哪方哪座山頭,有望搜出野物(野生動物)等。在梅山人打獵時,用到的法術并不多,可根據情況、周圍環境用哪些法術或哪些法術可以不用。據老家長輩口述,筆者在此略談一下家鄉梅山法術種種,解開迷惑之門,以供讀者參考。常用梅山法術有:最先學治水之法(五龍法水),治水包括治煞(捏煞)、封血、住(止)痛等;再學脫身利己、防身保命之法(因正教傳法,須未學救人先學保身,否則行持時會有邪神作祟附體,害人害己),即變神(化身)、領兵;然后可學收驚之法(俗稱追魂斬禁,也叫收魂或喊魂。);接下可以學游山步獵之法(行獵之專門法術)、封邪禁魔、打精治邪之法(因有傳度,可以用鳥銃、再借五雷以打為禍精邪。在打獵過程中,難免會遇到古墳古墓、古廟古寺、神壇社廟、游野邪神作祟,故師有傳度,可起五雷法火打精邪,該法術至為霸道猛烈,不可輕用);最后可學收兵和發兵之法,必須先學收兵之法。上述各種法術,一般需要循序漸進地學習,對己身有好處,有些也可以不學。但是,老一輩傳下來的器具、經文、口訣等,因為現今年輕人無暇顧及或不屑一顧或外出經商務工沒時間勤學苦練,正隨著老人的辭世一項接一項地斷傳或消散,甚至有些人把梅山法術看作是封建迷信加以禁傳。如今有梅山文化研究專家學者調查、整理的部分梅山符咒、法術,大都是一些基礎東西,大眾化的皮毛東西,稍高級一點的梅山符咒、法術內容均不曾見,或是大都失傳,或被老一輩視為千金不授之秘訣,不可輕傳外人,所以沒有被梅山文化研究的專家學者他們整理出來。現今保護、傳承、研究湖楚梅山文化的問題已迫在眉睫。
 
  閱讀黃鈳先生的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筆者想起了年少時祖父曾說的梅山故事,筆者祖父說在我們家鄉巖口九龍山一帶,父老鄉親們供奉的梅山祖師張五郎是梅山獵神。梅山張五郎又稱“壇主”、“壇神”、“祖師張五郎”、“統兵張五郎”、“翻壇倒峒張五郎”、“翻壇倒掛張五郎,其造型怪異獨特,是梅山峒蠻歸化北宋王朝以后逐漸出現在長江流域各省區獨一無二的一個倒立神,也是歷代官方所禁毀的所謂國家祭典以外的“淫祀”之神。其神格,在我們家鄉湘中偏西南的邵陽市隆回巖口九龍山地區把他稱為梅山獵神,巖口民間也稱張五郎為“梅山五方五路猖兵”的統帥,民間巫工百匠共奉的祖師神,他的神職為“五方猖兵之主”,“五方猖兵”則是指“東方九夷兵、南方八蠻兵、西方七戒兵、北方五狄兵,中央三秦兵”;祭祀梅山神張五郎,要他行使職權的方式,是首先得演示“五郎符”、“五郎咒”、“五郎訣”通知他,然后還得演示“發兵符”、“發兵咒”、“發兵訣”,張五郎他才能“發兵”。筆者祖父是石匠,他告訴我說梅山神張五郎在民間神格雖高,神位卻很低,屬“下壇”之神。梅山峒區民間的所謂“下壇”,有兩重含意,其一是神龕的下層。湘中民居中的神龕一般分上、中、下三層,上層稱上壇,為“天地國親師位”或“X氏歷代考妣之神位”;中層為空格,儲放香燭紙馬紙錢”;下層稱下壇,為土地神之位。張五郎的神位,即列于土地神之前,意指其為“地主之神”。其二是無“皇封”的民間之神。湘中民間俗稱“國家祭典”之內的神如雷神、財神、火神為“有皇封”的“上壇之神”,無“皇封”的如地主、家主、寨主、山神、祖師、娘娘等,則為“下壇之神”。
  張五郎是梅山傳說中的一個神話人物,也是中國諸神中唯一以倒立形像出現的神仙,在梅山水師中,大多數尊張五郎為發源祖師,即使不尊張五郎為發源祖師的,在請神時也必請張五郎,并有記載詳細的《張五郎咒》等咒語。家鄉梅山地域個別水師派系雖連張五郎的名字都未提及,但在其許多法水咒語中,最后的一句總是“急急如律令”。而傳說都稱,“急急”是太上老君之女、張五郎之妻,張五郎得法于急急。這個傳說故事,黃鈳先生在《梅山精英傳》里說得蠻精彩,蠻有味道,讀者打開《梅山精英傳》一讀即會被吸引住。對梅山神張五郎的身世傳說,有說法不同的很多版本,但在筆者家鄉廣為流傳的《張五郎根源歌》這首梅山地區口口相傳的山歌里,張五郎的來龍去脈卻清清楚楚:
梅山古人張五郎,神通廣大把名揚。
傳奇故事多得很,民間千古信五郎。
相傳古代楚國內,三年無雨鬧災荒。
餓死黎民無數萬,暴尸遍野無人葬。
朝廷下詔請法師,求神降雨解災荒。
請來兩位大法師,金鑾殿內設神堂。
道法真人是師父,徒弟就是張五郎。
師徒壇中來作法,普降大雨灑楚邦。
金鑾殿內排筵席,表彰師徒神通廣。
五郎原名張五即,皇帝賜點成五郎。
梅山本是茅荒地,古來深木餓虎狼。
五郎爺爺心中想,尋師學法保民康。
太上老君神法好,五郎拜師在草堂。
老君有意收弟子,試他心地良不良。
一日師父叫弟子,三天要開百畝荒。
五郎領了師父命,刀耕火種在山崗。
五郎吃盡千般苦,刀耕土地僅幾方。
師父有個嬌嬌女,天天送飯看五郎。
眼看五郎期限到,誠心誠意來幫忙。
口念咒詞把法使,熊熊烈火山燒光。
呼來野豬上千只,動嘴動腳翻山崗。
不到兩個時辰滿,百畝荒山一片黃。
五郎回家告師父,聲言荒山已翻光。
師父又把難題講,三斗芝麻撒新荒。
五郎遵循師父命,一一照辦不慌張。
老君又對五郎講,三斗芝麻全撿光。
天黑之時過升斗,少了一粒破肚腸。
五郎一天撿到黑,量之不足半升裝。
又得急急來幫助。呼來鳥雀上萬雙。
吩咐都把芝麻撿,私吞一粒把命償。
老君一見如此事,知道愛女幫了忙。
不免心口生大怒,罵女不該助五郎。
急急因把五郎愛,就與五郎走出堂。
兩人相親又相愛,古峒藏身學法忙。
時至三年期又滿,急急神法全教光。
五郎有了神通法,驕傲自滿妄又狂。
眼里沒有急急在,妻子內心有提防。
五郎早晚練神法,搬掉腦殼放一旁。
一個筋斗翻過去,身首吻合沒有傷。
急急暗中施法術,此時五郎沒提防。
翻完筋斗身變樣,翻天倒地張五郎。
五郎身首雖變樣,神通廣大法無常。
上天呼風又喚雨,還可主宰虎和狼。
效法盤瓠把山趕,三峒梅山來武裝。
上峒梅山扶天賜,青旗青馬青刀槍。
賜給八只青斑犬,管取山羊度時光。
中峒梅山李天華,白旗白馬白刀槍。
賜給八只白斑犬,管取山豬置田莊。
下峒梅山趙天祥,黑旗黑馬黑刀槍。
賜給八只黑斑犬,管取虎狼進壇場。
梅山自此有尊神,世世代代都敬仰。
上山打獵水捕魚,出門回家敬五郎。
梅山神主來幫助,每次出門不空行。
苗瑤山寨臘月到,請來“師公”進家堂。
敲鑼打鼓大慶賀,香茶貢品進壇場。
豬頭四爪必須有,五郎保佑保安康。
梅山苗瑤外地走,見了五郎要裝香。
還為五郎雕神像,抬起神像游四方。
梅山處處平安地,全賴尊神張五郎。
  梅山,是湖南省內古代的一個地域名稱。梅山地域寬廣,這里高山峻嶺,溪澗縱橫。將古代梅山的地域與現今的行政劃分范圍對照,它包括湖南省內的邵陽、婁底、隆回、洞口,新寧、綏寧,漣源、冷水江、新化、安化、桃江、益陽、寧鄉、常德、溆浦、沅陵、懷化等地,即現今湖南湘中地區、湘西局部地區。安化、新化是梅山文化的腹地。古梅山在當時按地理形貌和生活習性分上峒梅山、中峒梅山、下峒梅山。“峒”是瑤族對自己村落的稱呼,一直沿用至今。民間對梅山三峒特征做了概括性的描述:上峒梅山挽弩相杈(山地打獵)、中峒梅山放牛趕鴨(丘陵耕牧)、下峒梅山打魚摸蝦(水鄉漁業)。梅山是個歷史淵源悠久,文化積淀深厚、宗教信仰古樸的地方。關于梅山,既有遠古流傳的民間傳說,又有載入小說的神話故事,也有真實的歷史記錄。不論是何種版本的述說,梅山充滿神秘,寫滿戰亂。
  古人認為“蚩尤”是杜撰出的一個人物。把蚩尤、黃帝、炎帝并列為中華文明“三祖”,是現代學者對華夏文明追根尋源做出的科學結論。雖然長期盛行的是“勝者王侯,敗者寇”的統治思想,歷史上統治階層對蚩尤進行惡意攻擊的遮掩,梅山的子民卻認為自己就是蚩尤的后人。梅山后人不忘祖,他們用各種形式紀念蚩尤。當蚩尤的故事在歷史光陰中流逝、被掩埋時,梅山子民已經把他的尚武精神根植于山野,把蚩尤不屈不撓、敢于在逆境中奮起反抗的英武靈魂,借“張五郎”等名字奉為梅山諸神,使之成為精神信仰,逐漸形成了現實生活中的梅山巫教教派。據考證,梅山巫教誕生于佛教傳入中國之前,至今梅山巫教法脈體系完善,有武術防身、治病、打醮表演、解禳、祈福、收禁、收魂招魂等法式。黃鈳先生的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里有詳述。
  在梅山諸神中,“張五郎”是重要的、最具代表性的神祗,被尊為梅山師祖。傳說梅山師祖張五郎法力無邊,他的木雕造型像,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雙手撐地、兩腳倒立朝天的神像,稱“倒立梅山張五郎”。這個倒立形象,在《海游記》、《翻壇咒》中有這樣的記載:“志命的命禮,奉請翻壇張五郎,梅山師祖降法場。要知五郎身出處,便是青州大府堂。元和年間九月九,生下翻壇張五郎。一十二歲去拜法,三十六歲轉回鄉。行在龍虎山前過,仔細思想無座場。此間只有黃樟樹,春晶熱,夏日涼。鳴角一聲天地動,吹倒樟樹葉翻黃。大郎當即斗不過,五郎半法便高強。他把竹籃來擔水,竹籃擔水灑壇場。左腳頭上頂碗水,右腳頭上一爐香。家家戶戶有名號,處處壇前有旗槍。不論神壇和廟社,不論師道降壇場。弟子虔誠來奉請,惟愿翻壇五郎親降臨”。在較大的法事科儀中要使用的符書和木版畫中的張五郎,不但左腳上頂碗水,右腳上一爐香,而且朝下的左手抓雞,右手執刀或劍,兩手成弧形或十字形交叉;還要五只酒碗,意思是祭猖——取雞血犒勞五猖,準備和敵手斗法。所以,民間也稱“翻壇倒廟張五郎”,以形容他法力高超、無所畏懼的本領。(五猖即山鬼,指橫路郎君、修路郎君、攔路郎君、掛面郎君、雷神將等。在神祗中,小輩神都稱郎君,大神稱菩薩。)
  張五郎在梅山諸神中處正神位,在邵陽、隆回的百姓家庭的堂屋(正廳堂),一般都有供奉著自家先人老祖遺像和正神牌位的神龕。張五郎這個神祗就存在于梅山地區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
  閱讀黃鈳先生的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撲面而來的是五彩斑斕獨呈風采、神奇的梅山文化舒暢的清風。梅山文化,是湘中地區自遠古到今一直保存較為完備的一種文化形態,是梅山地區人們世代創造、傳承的一種具有鮮明特色的地域性民族文化。它屬于中國文化兩大主流之一的荊楚文化中的一個重要支流,與其他區域的文化共同構架著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
  自宋神宗熙寧五年(公元1072),蔡煜、章惇開梅山置新化、安化兩縣之后,歷代封建統治者均有意往昔日帶有濃厚原始農耕、漁獵生活的巫文化色彩的原始、封閉的土著文化梅山地域土著居民居住地這里移民,梅山地區逐漸成為漢、苗、瑤、侗、土家等多民族雜居之地。由于生存空間的相對封閉和族群的相對獨立,900多年來,深厚悠遠的土著文化和歷代移民帶進來的外地文化不斷整和、交融、同化,形成了豐富多彩而獨具特色的梅山文化。梅山文化以遠古漁獵文化為基石,在梅山古老巫術外衣的包裹下,有著自己獨特的民間文化與民俗特色,打上了鮮明的地域性烙印。它對于民族學、社會學、歷史學、宗教學等領域的研究都有著十分重要的借鑒意義。
  梅山人信奉原始宗教“梅山教”,它具有系統的神、符、演、會和教義。他們信奉的男神是梅山神張五郎。張五郎,又叫開山五郎,是梅山祖師。相傳他是狩獵能手,開山修路的巧匠,抗擊外侵的英雄。他長著一雙反腳,倒立行走,飛禽走獸都是他的傳令兵。人們將其雕像敬奉于神龕上,逢年過節,進山巡獵,抗擊外敵之前,必先祭祀一番,此習俗歷千年不變。梅山人信奉的女神則有眾多,流傳較為廣泛的是白氏仙娘、梅婆蒂主和梅山獵神梅嫦。這三位梅山女神不曾受封建倫理約束,原始性極強,展示了人的本性。
  梅山文化是一種古老的巫儺文化,梅山地域的口頭文學非常豐富。尤其是一些古老的神話傳說、史詩、歌謠和民間藝術等,可謂是中華文化遺產大觀園里的朵朵鮮花。湖南邵陽市作家黃鈳先生的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的許多章節來源于民間梅山張五郎古洲拜法的神話傳說故事,也就是說,梅山文化區流傳廣泛的張五郎神話傳說故事為黃鈳先生創作的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的寫作提供源泉、素材、腳本和藝術營養。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還原了真正的梅山文化中民間張五郎系列傳奇故事,充分體現了作者黃鈳先生用心寫作的態度。《梅山精英傳》這部長篇小說,黃鈳先生為我們揭開梅山文化的神秘面紗。梅山文化作為一種原始漁獵文化,浸透了原始巫術的因子。古代的梅山人和今天的梅山巫術承傳者們(包括梅山師公、梅山水師、梅山武術師、梅山獵人等),在進山狩獵前要舉行“安梅山”的原始巫術儀式。所謂“安梅山”,即給“梅山神”設壇并舉行祭祀。“安梅山”要用“三”塊石頭或“三”塊瓦片架在豬、牛踩踏不到的僻靜地方,或安在三岔路口的古樹下,表示梅山神在此;獵人到了山上,如果發現野獸腳跡,要扯三根茅草,把草尖挽個疙瘩,放到三岔路口,拿塊小石子壓上,這叫“封山”;還有的獵人進山之后,隨手折一根樹枝,向這個山掃一下,向那個山掃一下,再繞自己所在的山頭掃個圈(三座山),然后盤腿而坐,口念咒語,名為“下法”。——傳說這樣做了,野獸就會“迷”路,總是在山里轉來轉去,不會逃走。梅山巫術中這種用“三”來“迷惑”動物的原始數覺特性,是梅山文化的一個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特征。這一特征除了在上峒梅山的山林狩獵活動中體現得十分明顯外,在中峒梅山、下峒梅山的水域平原農耕漁牧活動中也有反映。如,具有梅山神力的中峒“活梅山”在放鴨時,要用一根竹尖鴨梢(俗稱“描金梢”)“朝天劃三個弧圈,再向前搖晃三下”,據說這樣做了,鴨群就會朝著他指定的地點而去;而且鴨群到那里后,只“在鴨梢圈定的幾塊十幾塊田里的附近范圍活動,從不越雷池半步”。下峒梅山巫術活動中“三”的運用要隱晦些。下峒“活梅山”在水田或水塘捉泥鰍打魚時,首先要把捉到的第一條泥鰍或魚的尾巴用口咬斷,然后放回水里,據說這樣做了,在捉泥鰍或魚時泥鰍或魚就會隨手而來;但等到再捉到那條被咬斷尾巴的泥鰍或魚時,卻不管這時捉到了多少泥鰍或魚,整個捉泥鰍打魚的活動就必須結束。為什么會有這種奇怪的舉動呢?以前一直不解,自讀完黃鈳先生的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后,我才認為這也是運用“三”來迷惑捕捉對象的一種巫術行為。這個過程很像易經陰陽二爻的形成和單卦的排序過程:第一條泥鰍表示陽爻“一”,把它咬斷則裂變為陰爻“一一”,這就恰好構成了一個數字“三”,把它放回水里,就是用“三”去迷惑捕捉對象;而再捉到那條被咬斷尾巴的泥鰍或魚,表示復得陽爻,即一個單卦(“離卦”)的排序過程結束,所以必須停止捕捉泥鰍或魚的活動。
  我們在黃鈳先生的《梅山精英傳》這本書中可以讀到有關于“倒路鬼”的章節。梅山先民在原始數覺時期形成的這種對“三”的迷惑,不僅成為“三峒梅山”巫術(也可說是“梅山教”)的基本構架,更被作為一種神秘力量繼承和定格在了梅山神張五郎身上。——在梅山文化中,張五郎就是一個具有“迷惑”法術特征的“倒路鬼”!筆者家鄉梅山地區都這樣傳說:某人走夜路,如果在非常熟悉的地方迷失方向,轉來轉去又轉到原處,怎么也走不出去,那這人他便是碰到了“倒路鬼張五郎”;因此,張五郎又叫做“倒路張五郎”。
  在家鄉的梅山地區,人們往往還要在“三”岔路口立一塊指路碑,上刻“弓開弦斷,箭來碑擋”八個字。家鄉一般傳說這是為了擋“將軍箭”,但“將軍箭”與三岔路口毫無關聯,“一毛錢的關系都冇有”,因此筆者認為這最初也應當是用來防“倒路張五郎”的:在下峒梅山,張五郎又稱“壇主”,據說他常常用箭射人(家鄉梅山人罵人,常說:“你這壇主射的!”)。人們在三岔路口的指路碑上刻“弓開弦斷,箭來碑擋”八個字,便是想以此作為咒語來挫敗張五郎的法力,不讓他的“迷惑”之箭射中,從而在三岔路口不迷失方向、走錯路。
  黃鈳老師的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一書中詳述了梅山神張五郎的誕生,以及“張五”與“端午”的密切關系,筆者也認可黃鈳老師的說法。關于梅山“張五郎”這個神祗的誕生,民間主要有四種傳說:1、“從端午節種的南瓜(或冬瓜)中誕生說”;2、盤古——黃斑犬說;3、太上老君女婿說;4、青州(或郴州)知府張世魁說。這四種傳說明顯地有一個從原始文化到道教文化、儒家文化的時間流變過程。特別是張五郎系太上老君女婿的傳說流傳面更廣、影響更大,并直接承傳在今天的梅山巫歌中,但我們不能據此就認為這是張五郎之所以為神的本來面目。我個人認為民間流傳的張五郎“從端午節種的南瓜(或冬瓜)中誕生的”傳說,這個傳說具有鮮明的遠古“葫蘆神話”和“創世神話”色彩,比較符合張五郎作為原始狩獵神的時代特征和梅山文化作為原始漁獵文化的文化屬性,我認為它應是關于張五郎的最早傳說;至于“青州(或郴州)知府”的傳說僅保留了張五郎的狩獵神原型,體現了儒家“官本位”文化對梅山文化的強勢扭曲和徹底變形——由此產生了一種不倫不類、自相矛盾的文化特征:民間所信仰的關于張五郎的巫術內容是原始時代的,而張五郎卻成了具有“儒官”身份的獵戶。關于張五郎是太上老君女婿的傳說,則隱約保留了母系社會向父系社會過渡期的某些原始文化因子,更多的是反映了宋開梅山后所融入的道教文化內容,標示著道教文化對梅山文化的改造與融合。順著“從端午節種的南瓜(或冬瓜)中誕生”的傳說往下研究,特別是細讀《梅山精英傳》以后,我發現“張五郎”之名并不是指“姓氏排行”,而與“端午節”有密切關系,可以說,“張五郎”就是“端午節”的人格化。
  我這樣說的理由不僅因為在今梅山腹地尚有張五郎誕生于端午節種的南瓜(或冬瓜)中的民間口頭流傳——在這個傳說中,張五郎他就被稱為“端午郎”;而且還因為“張五”與“端午”在語源上的完全相通:在古漢語中,“張”、“端”二字是同源字,其語義相同,聲音相近,可以通用;在梅山腹地新化方言中,“張”、“端”二字同源則更為明顯:新化稱“正月”即稱“張月”或“端月”!筆者家鄉邵陽市隆回縣巖口鎮大觀、九龍山南麓一帶鄉村昔日屬寶慶府新化縣轄區,正宗的梅山地區,至今巖口鎮大部分巖口話與新化話語系相接近,“正月”讀“張月”或“端月”。
  “五”和“午”也是同源字,二字完全同音;“午”與“五”語義密切或即為“五”。“端午節”在古代也稱“端五節”。至今,筆者家鄉還有一些老人家仍習慣把“端午節”叫作“端五節”。
  其實,在先秦時期,“張五郎”便稱“張五即”——“張五節”。傳說他是楚莊王時期的一個巫師,曾成功地為楚莊王求雨,楚莊王很高興,在“即”字上加了一點,便成了“張五郎”。梅山腹地新化方言(筆者家鄉巖口方言歸屬新化方言語系)今仍稱“郎”(男孩)為“即”,如“二毛即”、“猛子即”、“崽即”等,筆者回老家,村子里大多數人稱呼筆者“華崽即”,而筆者的實名卻很少有人稱呼;梅山人稱送節日禮物為“送即”,如端午給岳父家送禮稱送“端午即”,中秋給岳父家送禮稱送“中秋即”,過年未來郎巴公(未婚女婿)給準岳父家送禮稱送“年即”。以上筆者所說的,無非是一些膚淺的皮毛東西。其實,老作家黃鈳先生早就在其長篇小說《梅山精英傳》一書中作了精彩、豐富、有趣有味的述說,有興趣的讀者朋友不妨去讀讀《梅山精英傳》,相信您們在《梅山精英傳》有所收獲。因為,閱讀新時代,黃鈳有故事!
  綜觀黃鈳先生的小說,浸潤在詩意文字里的人文情懷,有著山水之間流轉的神韻,很有特色。通過小說展示自己的文化情懷,對作家的筆力是一種考驗。黃鈳先生不但在他小說創作的審美視野上定位很高,而且他寫散文、詩詞也同樣具有很高的美學追求,比如他寫過的城步南山山歌節、湘西鄉村,巖口小鎮,或瀟灑靈動,或沉雄壯美,賦予了作品詩性品質。黃鈳先生的小說語言樸實,通俗易懂;故事情節感人,至真至誠;黃鈳先生的小說富有人文情懷,有思想品格的支撐,他在別人司空見慣的東西上發現美、發現博愛。讀者有閑功夫請讀讀黃鈳老師創作的小說吧,比如《青龍洞探險記》、《虎背女郎》、《古潭奇案》;比如《蠱女情》,還有《梅山精英傳》等等,讀了之后你心中會有山水陽光的。
  說實在的,在我心目中,在我腦海里,黃鈳先生是個平凡的人,是位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長者,是個腹藏萬書的窮教書匠,是個手拿粉筆、鋼筆、鋤頭鐵筆的快活臭文人。總之,黃鈳先生是我們家鄉笑嘯山林引以為傲的鄉賢;用故事編織多彩梅山的老爺爺。
  黃鈳老師醉情于小說創作之舉,或許與當下熱衷牌局、專注于閑聊世俗長短的某些時風錯拍難融。但他的確為時代特別是為銀發族摸索出了一條筆耕有為之路,亦堪稱強身健腦之標桿。而今,黃鈳先生年逾古稀,仍思進取,筆耕不輟,奮力前行,其處世為人之正,其求知問學之勤,的確堪稱楷模。唐劉禹錫詩云:“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誠哉斯言!作為其家鄉巖口晚輩的筆者,有詩與他共享互勉;詩云:
筆耕樂
樂在春風意韻中,吟歌笑看日斜紅。
登臨望遠生佳趣,繪展丹霞映勁松。
愿黃鈳先生的小說像一支支林中響箭,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響徹神州大地!

2018年4月20日丁華于廣州
(編輯曾振華)              
吉祥坊官网网址 博罗县| 新绛县| 炉霍县| 区。| 通榆县| 金沙县| 临汾市| 常山县| 永顺县| 久治县| 迁安市| 新宁县| 龙里县| 旌德县| 上饶县| 天台县| 冀州市| 牙克石市| 涞源县| 澄城县| 永靖县| 洛阳市| 邵武市| 唐海县| 余干县| 和林格尔县| 公安县| 台南市| 恩施市| 措勤县| 右玉县| 恩施市| 辰溪县| 北辰区| 荣成市| 开远市| 蒲城县| 通许县| 新巴尔虎右旗| 海阳市| 金坛市| 鄂尔多斯市| 灵石县| 乃东县| 陆良县| 神木县| 汶川县| 洛宁县| 兴城市| 社会| 许昌市| 镶黄旗| 辉县市| 普定县| 平泉县| 肥东县| 察隅县| 杨浦区| 南木林县| 五峰| 宁城县| 老河口市| 平原县| 温州市| 大埔县| 同仁县| 新密市| 萝北县| 诸城市| 漳平市| 富川| 荣成市| 中牟县| 满城县| 台南市| 桃源县| 沿河| 桦甸市| 梨树县| 垦利县| 临高县| 榆社县| 芜湖市| 隆回县| 广汉市| 巴青县| 江阴市| 井冈山市| 江门市| 永德县| 鄂托克旗| 军事| 甘谷县| 疏附县| 昌平区| 丘北县| 天门市| 晋江市| 太仓市| 栾城县| 佛教| 弥勒县| 邢台县| 巴中市| 沐川县| 广州市| 扎赉特旗| 和硕县| 云龙县| 静安区| 商南县| 白山市| 梁山县| 焉耆| 自治县| 关岭| 自贡市| 仲巴县| 外汇| 哈巴河县| 天气| 定安县| 浦北县| 长汀县| 东乌珠穆沁旗| 山西省| 蓬溪县| 昆山市| 永宁县| 当雄县| 桂林市| 静海县| 渑池县| 贡嘎县| 黔东| 奎屯市| 吉隆县|